繁体版 简体版
多乐小说网 > 朕成了帝国首相的挂名夫人[星际] > 第83章 皇室婚礼修罗场

第83章 皇室婚礼修罗场

过了一会儿,叶烬尘才把奄奄一息的展溟从水里拎出来,放低了缸里的水位。

水面刚好能露出展溟的头来,叶烬尘把他放好了,抓起一块毛巾来,堵住了展溟的嘴,开始用手在展溟身上慢慢搓着。

叶烬尘沿着脖子,手指在展溟身上一点点的搓过去,从手臂到胸膛,从小腹到长腿,柔白的肌肤在他手掌心里伴着水珠,慢慢起了红色,又有淡淡的皮屑,融进了水里。

跟刚才淹水相比,这是更温柔磨人的一种刑罚。

展溟扭过头,咬紧了嘴里的毛巾,忍着。

他身上的所有不甘,所有挣扎,在叶烬尘掌下,似乎被一寸寸的折了去,卸去了所有力道,软若无骨。

叶烬尘搓了半个小时,池水有些污浊了,才解开了他手上的带子,擦干了他身上的水,抱着进了卧舱。

展溟似乎成了一个没有骨头的人,疲弱的连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,只能蜷缩在叶烬尘怀里,一动都不能动。

“小溟儿,朕不会放弃你。”叶烬尘边走边说,“即便你如何的大逆不道。朕还是会娶你做皇后。”

“不…”展溟勉强吐出了一个字。

“小溟儿,朕会和你结婚,让你再怀上孩子。”叶烬尘又说。

“不…”

“小溟儿,你该学会温柔和顺从。”

展溟再无力说什么,他闭上了眼睛,在困乏和无尽的折磨之下睡着了。

叶烬尘把他放在床上,躺在了他身边,帮他理好散乱的长发,把他紧紧的贴在了胸前。

温软的身躯,柔美的容颜,甚至呼吸声都那么迷人。

叶烬尘不得不承认,他虽然被展溟的堕子叛逃气得要命,但是他披星戴月,疯狂追赶,心里其实最担心最怕的,是再也无法把这样一具躯体就这样抱在怀中。

展溟醒来时,首相官邸外的天空已经微微起了鱼肚白,身上还是一模一样的睡衣,叶烬尘昨天求婚时给他的黄色信笺还放在床头没有拆,他看了会儿窗外跳跃啄食的山雀,有点儿恍若隔世。

直到身上的每一寸骨节都痛起来,展溟才意识到,昨夜发生的事都是真的。

门开了,特伦走进来,把一整套礼服挂在衣架上,给他行了个屈膝礼。

“殿下,陛下简化了婚礼流程,一小时后乘马车去威林斯顿大教堂举行婚礼,婚礼后直接回皇庭星,照相和宴会环节都省去了。”特伦昨天的记忆被删除了,还是处于被设定好的喜悦模式中,快乐的对展溟说。

展溟点点头,这场婚礼他已经无法逃避了。

他虽然很抵触这个婚礼,但是也大概看过婚礼流程,原定的教堂蒂芙特大教堂,是皇室婚礼专用教堂,而威林斯顿大教堂则是专门为帝国精英阶层举办神圣婚礼的,叶烬尘为什么临时改了地方呢。

不过,在哪里都一样。

展溟又发现礼服也不是原来那套了。

展溟记得原来是一套重紫色的西装马甲和金色的衬衫,隐隐绣着白荆花纹,叶烬尘很喜欢他穿深紫色,这套礼服给他改了又改,直至贴合他身躯的每一寸,勾勒出他挺拔高颀的身材,十分完美。

然而现在的是一套男性omega的长袍和布履。

华丽依旧是华丽的,但是展溟真的很不喜欢这种衣服,叶烬尘原来也知道的,所以才力排众议,为他准备了西装,然而经过昨夜,西装就变做了长袍。

十分明显的,已经有什么东西,在改变了。

展溟站起来,脱了睡衣,默默的穿上了长袍。

他正在弯腰穿布履时,叶烬尘进来了。

叶烬尘穿的是华贵的皇室礼服,银色的过膝长外套,肩上缀着白荆花肩章,胸前两列红钻扣饰,金色的衬衫没有系领口,一枚绢丝蜜蜡缀在颈前,簌簌流苏随着他脚步晃动。

他眼里堆积的红血丝已经散了,唯独眸子还是黑不见底,他目光在那封没打开的黄色信笺上一扫而过,黯淡了下来,接着便居高临下的,盯住了展溟。

展溟不看他,穿好鞋后,开了礼服旁边的饰品盒。

里面是一副腰封和一枚耳饰。

耳饰是omega的专用饰品,只有一枚,戴在右耳,这枚耳饰是蓝色的,与他身上的金色长袍颜色相配,坠着长长的流苏,流苏的末端是一颗颗细碎的蓝钻。

展溟并没有耳洞,以往偶尔带过的耳饰都是可以挂在耳朵上的,这一枚却只有一根长针,只有穿过耳洞才能戴上。

展溟皱了皱眉,放下了耳饰品,把腰封拿了起来。

腰封沉沉的,绘着绽放的白荆花,花心在中心,做金黄色,都是一颗颗的钻石镶嵌的,花瓣绵延,浓墨重彩,延满了整个腰封。

这副腰封很宽,但是却不够长,展溟把他贴在腰上,可是无论如何后面的两颗搭扣就是扣不上。

这时一直站在一旁看着的叶烬尘走上去,拉住了腰封两端,用力一拽,给扣上了。

腰封上到肋骨,下到骨盆,展溟一阵窒息,一下子站不住,向后跌了下去。

叶烬尘任他摔在地上,才拖起他,把他按坐在了桌子前面。

桌子上的镜子映出了展溟一张憔悴的脸,因为刚才的窒息,他的眼里都含了隐隐的泪水,金色的眼眸却更楚楚动人。

叶烬尘慢慢帮他擦去了泪水,俯下身来,在他耳边说,“小溟儿,朕真的喜欢你这幅柔弱的样子。”

展溟垂下了睫毛不出声,叶烬尘又拿了那幅耳饰来,在展溟耳边比量着。

耳饰的坠子擦着展溟的脖子,展溟本能的向一边躲。

叶烬尘伸长胳膊揽住了他,将他上半身限制在椅背范围内,接着捉住了他的耳垂,按了按,把那处的血肉按得稀薄了些,陡然把耳饰上的长针刺了进去。

“唔…”

展溟痛叫了一声,可是叶烬尘紧紧圈住他,不让他动,接着用力把长针刺穿了他的耳垂。

展溟剧痛之中低下头,狠狠咬在了叶烬尘的胳膊上。

叶烬尘忍着疼,把耳针配套的小扣扣上,然后捏住了他后颈,向上一拎,展溟才终于松了口,瘫坐在椅子上,大口喘气。

叶烬尘再看自己的胳膊,衬衫破了,展溟该是刚才化出了犼的利齿,把他的小臂咬了两个血洞。

叶烬尘甩了甩胳膊上的血,才说,“小溟儿,你每次的反扑,都会让朕十倍百倍的受伤。”

“叶烬尘,你有意思吗?”展溟冷道。

“那你觉得,朕在胡闹吗?”

“没错,叶烬尘,你该立刻取消婚礼。”

“取消婚礼,然后呢?”

“你可以杀了我…”

“那多没意思呢。”叶烬尘幽幽的说,“展溟,无论如何,朕会和你结婚,也会教会你,如何去做一个皇后。”

叶烬尘把展溟拉起来,“时间到了,走。”

展溟穿着布鞋,一路跌跌撞撞,叶烬尘毫不怜惜的拉着他,拖拖拉拉的穿过走廊,下了楼。

展溟一路都垂着眼,看不出情绪,在吊灯的光芒下,他长睫在眼下投出了一片阴翳。

叶烬尘高他半个头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突然之间,很是生出了一种快感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